包月299元AV影片看到爽,每月1日影片全面更新

離職空姐代購案重審被判有期徒刑3年

A383最新訊息列表│瀏覽:606

從韓國買化妝品,帶回國在淘寶網店銷售,法院一審以走私普通貨物罪判處有期徒刑11年。離職空姐不服判決上訴,經北京市高院二審將此案發回重審。

  今日上午,二中院重審后做出判決,以犯走私普通貨物罪,判處李曉航有期徒刑3年,並當庭將已經取保候審的李曉航收監。其余兩名同案犯被判有期徒刑二年4個月和二年6個月。

  《法制晚報》記者了解到,判決后,李曉航的父母及律師表示要上訴。

  案件回放 離職空姐開網店走私化妝品判11年

  李曉航是海南航空公司的空姐,2008年因病離開航空公司。

  2009年夏天,她和男友石海東在淘寶網上開了名叫“空姐小店”的化妝品店鋪,銷售化妝品。

  2010年8月起,李曉航與在韓國工作的褚子喬合作。褚子喬弄到了韓國機場免稅店的賬號,在韓國購買化妝品,之后郵寄到中國。

  一個月后,中國海關出了新政,海關將個人郵寄物品進口應徵稅稅額起點從500元下調到50元。許多像李曉航這樣的賣家,開始選擇以個人攜帶入境的方式避稅。之后的一年中,李曉航及其男友石海東通過客帶貨的方式從無申報通道攜帶化妝品入境,均未向海關申報。

  2011年8月31日,李曉航從韓國到達首都機場后被抓獲,后以走私普通貨物罪被提起公訴。

  檢方指控,2010年至2011年8月,褚子喬提供韓國免稅店賬號並負責在韓國結算貨款,李曉航伙同石海東多次在韓國免稅店購買化妝品等貨物,以“客帶貨”的方式從無申報通道攜帶入境,通過網店銷售牟利。

  檢方指控的犯罪金額分為兩部分,一是兩次走私被當場查出的現貨涉及的偷逃稅款11萬元,另一部分是根據淘寶網店訂單推算的,數額被認定為109萬元。

  2012年9月3日,法院一審以走私普通貨物罪判處李曉航有期徒刑11年,褚子喬有期徒刑7年,石海東有期徒刑5年。李曉航不服上訴。

  2013年5月,市高院二審以“一審判決認定的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為由,將此案發回二中院重審。

  2013年10月9日,二中院第一次開庭審理。因患病被取保候審的李曉航在父母陪同下出庭,庭審主要針對海關出具的核稅證明書和被告人李曉航淘寶網店訂單上的貨物是否全部入境進行了重新質證。

  法庭上,公訴人提交了北京海關新的《海關核定證明書》,以及兩份海關部門的《工作说明》。《證明書》就被查獲的實物部分進行了計算,認定該部分的偷逃稅款為8萬。

  宣判現場 走私額降低改判3年律師稱上訴

  上午9時30分,已被取保候審的被告人李曉航和父母相扶着出現在二中院西門外的安檢室,她穿着黃色的羽絨服,戴着大口罩,眉頭深鎖,腳步緩慢。

  除了李曉航外,她的父母也都戴着口罩,走在前邊的她的母親拄着拐杖,“前兩天因為想着女兒的事我精神恍惚,所以下樓的時候摔了,腳崴了,還沒好。”李曉航的母親说。

  走進安檢室后,李曉航體力不支,倚靠在座位上,與前次受審時相比,李曉航顯得很臃腫,“血小板老是低,只能靠藥物維持,吃了大量激素,所以現在已經胖的不成樣子了。”李曉航擺擺手,表示不能接受採訪。

  9時45分,3人相扶着走進了法院。

  10點45分,李曉航的父母和律師一同走出法院,“他們把我孩子收了,她還病着呢,可讓我們怎麼活啊。”李曉航的母親邊哭邊大聲的喊着,走出法院西門,突然暈倒在地,“法院認定我孩子的走私數額是8萬,以前是109萬元,但是卻判了3年刑。同樣的案例,上海才判了一年,緩刑一年。”李曉航的父親攙扶着老伴说。

  “我們一定要上訴,判刑過重。”李曉航的律師張彥表示,二中院經過審理認定李曉航等人的走私數額從109萬元降為8萬,按照此罪名和涉案金額,應該判處有期徒刑3年以下,但是對李曉航確實判的太重了。

  張彥還表示,目前李曉航患病,並不適合羈押,但她當庭被宣佈重新收監,並已經送往看守所,她父母很是擔心她的身體。“我們一定上訴到底。”

  延伸採訪 海外郵寄出新規造就“空姐代購”

  電商領域專家、北大綜合管理諮詢公司高級合伙人金波表示,最初,代購有三種模式,第一類是個人去國外購物或專業的代購團隊去海外購買目標性商品,運回國內后再開展業務。第二類就是個人賣家通過海外購物網站郵購回國內,再進行代購。第三類是海外賣家通過自身所處環境優勢,幫國內買家代購,再郵寄給買家。

  2010年9月1日,海關將個人郵寄物品進口應徵稅稅額起點從500元下調到50元,郵寄模式受到很大衝擊,一些代購店通過空姐、導遊這種經常出入境的人,以個人攜帶商品入境的方式避稅,“空姐代購”、“導遊代購”正是在這個政策出台后出現的。

  但據媒體報導,我國將入境商品區別為物品和貨品,海外代購的商品具有牟利性,因此屬於貨物,無論金額多少,都要納稅。即便單次金額較小,但如果按累計的應繳稅額計算,后果可能很嚴重。

  行業影響 從業者:如果空姐判刑代購店主都得蹲監獄

  一位海外代購店主告訴記者,如今的代購不僅在淘寶網上賣,還會在微博、微信上售賣。售賣的商品除了名包等奢侈品外,還涉及生活必需品,如奶粉、尿不濕等。

  “如果李曉航被判刑,那大多數淘寶代購網店的老闆都得蹲監獄。”店主表示,如果李曉航被重判,將對業內産生很大影響,對中國消費者來说是極大損失。

  該人表示,國人選擇代購,是認為這些商品能保證質量,且價格便宜。如一件名牌羊絨衫代購價2000元,在國內商場專櫃的價格則不低於1萬元。

  該店主说,判決結果對海外代購店主的衝擊會很大,規模小的賣家會選擇退出市場。

  淘寶代購店主姜小姐说,她的經營方式和李曉航類似。“‘空姐案’后我就不做了,真要被查到背上逃稅的罪名,還得進監獄,不值得。”她说。

  她表示,很多小型代購網店店主都是兼職,因為不靠代購吃飯,不願鋌而走險。

  專家:受案件影響行業增速變緩

  有媒體報導稱,淘寶代購賣家有10萬,化妝品代購5000多家。

  據中國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監測數據顯示,2010年、2011年,中國海外代購市場交易規模分別達到120億元、265億元。《法制晚報》記者最新了解到,2012年中國海外代購市場交易規模達483億元,較去年同比增長82%。

  中國電子商務研究中心主任曹磊接受《法制晚報》記者採訪時表示,中國電子商務研究中心預計2013年海外代購的交易規模將有望達744億元。

  曹磊表示,2012年的交易規模增速本來可以更快,放緩的一個很重要原因是“空姐案”的影響。

  他说,據他了解,在淘寶網上從事代購行業的,游走在“灰色地帶”的占很大比例。“空姐案”宣判后,很多店主紛紛改行。


回A383最新訊息列表

光速城市免費計數器

0所有文章皆由程式自動從網路抓取,所有權皆該屬文章擁有者。